51/51

艾未未 艾未未 二〇一二年作 葡萄

工艺美术师   其他
浏览次数
109360
作品详情 Details
作品名称:艾未未 二〇一二年作 葡萄
上传日期:2016年9月24日 21:09
作品尺寸:150(高)×202×206cm
创作年代:
材质形质:
其他介绍:款识:WeiAi,2012(作品底部)相关资料
中国现代与历史的冲突
艾未未
艾未未一九九七年开始创作带有达达主义色彩的古董家具现成物作品,是他创作生涯最具标志性的作品系列,而《葡萄》(拍品编号1050)更是其中经典之作,同系列作品曾于艺术家多个大型个人展览中亮相,极具代表性。「现成品的变动保存和延展了旧物的叙事结构,包括它的过去、它所承载的历史和它被使用的痕迹。作品所带来的变化与它的旧物的功能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冲突。这个冲突是因为对旧物的主观认知和盲点的强制错位和重置所带来的。」艾未未这番对自己作品的解读,正是《葡萄》最佳脚注。《葡萄》是由三十五张清朝木凳组合而成,它们以榫卯方式环环相扣,从中间向两侧展开,形状与葡萄相似。它由原来承载着历史的旧物,演化为以现成品形式而存在的艺术。艾未未口中的巨大冲突的来源正是对形态的改变,而这种改变是隐喻了中国传统文化在高速经济发展的背景下的镜像,亦是反讽。

《葡萄》的语言有着达达主义的痕迹的同时,亦在中国语境下,尝试探索新的艺术语言。它既激起了对传统工艺的怀旧情绪,而重新组合的雕塑,则彷佛对中国现代化的对应。艾未未以此重新激起了观者对中国传统的回忆。此思路在他往后的大型装置亦有所延续,包括巨型装置《碎片》(2005)、《Through》(20078)及《庙》(2007)。《碎片》是被拆毁的庙宇铁力木碎片组成,在高空看,是一个中国形状;《Through》则用了一年时间制作,数条被弃置庙宇的大木柱,穿过古董桌椅,组成一个充满力量的装置,让观者进入装置时,有置身笼子的感觉,对中国人而言,无疑是一种对现实的隐喻。

艾未未的创作一直围绕着中国。二〇一一年,他于纽约普利策喷泉展出《十二生肖/兽首》的一组大型铜雕,并成迅速成为他近年最重要的作品。《十二生肖/兽首》原型来自中国清朝圆明园中的十二生肖喷泉,而原喷泉头部于一八六〇年英法联军攻入圆明园时已经被洗劫一空。现存在世的七件兽首,其中五件已经回归中国,唯每次兽首出现拍卖上,均会被视为再次打开列强的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疮疤,纵使兽首当年由意大利工匠制造,但现在却被视为民族主义的化身,兽首必须回到中国国土,始能彰显中国的强盛。艾未未藉《十二生肖/兽首》大型铜雕,还原了十二生肖的造像,以虚假的造像,质问了对兽首民族主义式回应的立脚点。《十二生肖/兽首》是一大型国际巡回展览,除了二〇一一年于纽约普利策喷泉外,这组宏大的雕塑群亦曾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当代美术馆(二〇一二年五月至九月)、圣地亚哥当代美术馆(二〇一二年二月至七月)、德州达拉斯Crow亚洲艺术收藏(二〇一三年九月至二〇一四年三月)、莫斯特车库当代美术中心(二〇一四年二月至三月)、柏林马丁葛比鸟斯博物馆(二〇一四年四月至七月)、英国牛津布伦海姆宫(二〇一四年十月至二〇一五年四月)、棕榈泉美术馆(二〇一四年十二月至二〇一五年五月)、波特兰美术馆(二〇一五年五月至九月)、丹麦方舟现代美术馆(二〇一三年至二〇一九年)。今次拍卖作品《十二生肖兽首︰猴》(拍品编号1049)是此大型雕塑的小型版本,并被赋予了金色的外衣,极具吸引力的外表,吸引着收藏家的眼球,亦同时批判了大众对民族主义的消费。今年适逢猴年,《十二生肖兽首:猴》原作早已失散,留下的是由艺术家创作,并供大众想象的形象。
回顾艾未未有关中国题材的作品,是他于一九九三年回到国家才出现的。阔别祖国十二年,但中国的改变却让他失望,个人好像在八十年代结束后,更重新被压制着。是以,他对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背道而驰的质疑,开始出现在他的作品中,并让他成为一个非常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中国」作为他所有作品的核心,无疑让他的创作进入一个全新阶段。创作手法上,他源用了纽约时期的挪用、现成物及拼凑等后现代主义的手法,但却有着时代的背景,而不少作品以中国古董作为创作素材,前期作品包括把可口可乐的商标刻在一只汉朝的瓮上《可口可乐罐子》(1994)及把汉朝的瓮摔破的摄影作品《摔破汉瓮》(1995)等,一九九七年,艾未未开始了以古董家具为题的作品系列,并成为他其中最为人熟悉的创作。值得一提,此系列作品没有版数,因为全部作品均由独一无二的古家具或木材创作,全部为独一无二之作。

艾未未是文革后第一个前卫艺术组织「星星画会」的成员,他当时就读北京电影学院,跟当时的北京的一帮文艺青年,于一九七九及一九八〇年组织了两次「星星美展」。艾早期的油画作品,技巧上接近西方后印象派,有着莫奈的影子,与当时官方体系的社会写实主义截然不同。正如其他星星艺术家在第一次展览的口号:「用自己的眼睛认识世界,用自己的画笔和雕刀参与世界。」追求个人表达自由,是艾未未当年的信念。事实上,这亦可以追溯自艾未未在文革的亲身经历,他的父亲为中国著名诗人艾青,是重要的左翼作家,唯文革时却被打成右派,一九六七年,艾未未全家被下放新疆,艾的父亲除被禁止继续写作外,更被派往清洁厕所多年,这事件成为艾未未萌生追求个人独立及自由的最关键的一点。
两次「星星美展」引起不少回响,却不受到官方认可,对于是组织者之一的艾未未来说,他认为有离开中国的需要:「那里没有私人空间,是个人心理的私人空间。」中国的社会气氛令他窒息,故此,他在一九八一年去了美国,并于翌年入读纽约的帕森设计学院。在此,经过他的老师SeanScully的介绍,他开始认识到达达主义及超现实主义,及不少西方重要艺术家如贾斯培·琼斯、安迪沃荷及杜尚等,虽然,他随后离开学院,但却对他日后的创作影响甚巨。直到他一九九三年回中国,他在美国十二年的创作有着强烈的达达及波普主义的影子,包括《HangingMan》(1985)、《安全性爱》(1986)、《一人鞋子》(1987)、《小提琴》(1987)。这些作品是现成物创作,有着简单但直接的力量。有趣的是,在纽约时期,艾未未这些重新组合及被改变形态的对象中,我们几乎完全找不到任何关于中国的元素,可见艾未未不以自己的民族作为于纽约站足的策略。
艾未未取材自传统文化绝非迷恋过去,反之,他改变了文化及艺术的功能及形式,正如著名当代中国艺术策展人凯伦史密斯所言:「(艾未未)质疑一切的价值、去扰乱现状、就像杜尚及博伊斯所成就的那样。」2事实上,艾未未其后把他的创作更进一步推向社会的浪尖。艾未未最喜欢的字是「Act」(行动),凯伦观察到艾未未最核心正是「改变的力量」,而艾未未自己亦说:「一直以来,人总是依靠特定的生存及社会条件,当机会来临,艺术家应该挑战它。」3
1KataokaMami,AccordingtoWhat?–AQuestioningAttitude,AiWeiweiAccordingtoWhat,HirshhornMuseumandSculptureGarden,MoriArtMuseumandDelMonicoBooksPrestel,p.10
2KarenSmith,GiantProvocateur,AiWeiwei,Phaidon,p.62
3AiWeiwei/KarenSmith,WhereArchitectFeartoTread”,op.cit.,p.58
三十五张清朝凳子
作品留言 Message